千家視點:智慧空間系統集成新賽道

在國家雙碳戰略目標、高質量發展政策引導下,結合物聯網、云計算、AI技術在智能家居行業的應用,智能家居呈現更大活力,將由住宅空間向更多商用公共空間延伸,服務于更廣闊的“智慧空間系統”市場,發力所有的室內空間內的智能化產品系統集成服務,解決室內空間內的智能問題(感知、連接、計算、交互、執行),滿足空間用戶智能化設備管理、雙碳能源監測與管理、日程事務管理的個性化需求。具體包括室內智能配電、智能照明、智能溫控、電動窗簾、智能影音、智能家電、室內安防、雙碳能源管理、智能健康(養老)及AI交互等子系統。

千家視點認為智慧空間系統集成是一個既不同于傳統的智能建筑系統集成,也不同于全屋智能家居的新的服務業態,是智能化技術應用的一個新的賽道,其產品定位、服務對象、用戶需求、交付力量都有其獨特性。

智慧空間系統可理解為商用智能家居系統

目前對智慧空間系統的最完整的表達是由千家智客創始人向忠宏給出的,他認為可以這樣定義智慧空間系統:

智慧空間系統,也可稱為商用智能家居系統,是一套由相關智能硬件、軟件和云服務平臺組成,為室內空間提供感知、連接、存儲計算、交互、AI決策和執行功能的系統,可提供空間智能產品的運維管理、能源監測與運維管理、碳計算與碳排放運維管理,以及與空間內人的行為活動相關的資源管理、物業管理和業務流程管理,提升空間的靈活性、便利性、舒適性、安全性、藝術性和個性化服務能力,同時提高工作效率、降低能源消耗和碳排放,實現空間的可持續發展。智慧空間系統適用于所有室內空間,包括建筑物及飛機、車、船等內部空間。

我們不難看出,“智慧空間系統”的依附主體仍是室內空間,所提供的設計與集成服務仍屬于室內設計范疇,但由于其提供系統集成服務的內容是空間智能產品的運維管理、能源監測與運維管理、碳計算與碳排放運維管理,以及與空間內人的行為活動相關的資源管理、物業管理和業務流程管理,已經超越了以往智能家居以住宅家庭為服務主體的范圍,進入到了公共和商業服務領域,所以智慧空間系統可以理解為商用智能家居,是智能家居服務范圍的提升與延伸。

智能家居市場將分為住宅(家用)和公共空間(商用)兩個賽道

根據千家視點的觀察分析,智能家居市場將由現有的五個細分賽道演變為兩個,目前的五個智能家居細分賽道分別別墅、普通住宅、酒店公寓、會所、房地產精裝房,在智慧空間系統解決方案提出后,智能家居市場將被劃分為兩個主要賽道,一是住宅(家用)領域,包括已經深耕的住宅全屋智能家居、別墅豪宅高端定制智能家居兩大形態,以及這幾年房地產熱衷于投資建設的房地產精裝房智能家居;二是公共空間(商用)領域,包括酒店公寓、會所、政企用戶室內空間智能化項目,其中政企用戶室內空間智能化項目是指那些非整體新建智能建筑項目的空間智能化需求項目,例如建筑物內需要單獨管理甚至需要單獨裝修的室內空間、現有建筑的智能化、節能、雙碳升級改造項目尤其是以工作生活空間為主要改造區域時,另外各種智慧園區項目仍可視為智慧空間系統的適用范圍。

需要特別說明的,房地產精裝房項目從形態來看仍屬于智能家居的住宅(家用)領域,因為實施對象并非公共空間,但其項目簽單和實施服務流程卻是ToB的商用領域特征,這容易在最終用戶需求滿足方面出現偏差,另外從安裝到用戶使用時的服務銜接由于周期偏長也帶來技術支持成本增加,房地產精裝房智能家居項目市場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形態。

智慧空間系統集成的主要渠道力量是智能化系統集成商

我們知道,針對住宅(家用)全屋智能家居的渠道力量主要是智能家居服務商,尤其來自室內裝飾企業紛紛投身于全屋智能家居線下服務,并且開創了智裝融合的服務新模式,成為室內裝飾行業服務升級的一種趨勢。但智慧空間系統這種商用的智能家居解決方案最合適的實施交付力量卻是智能化系統集成商(或稱為弱電集成商),其在專業性、軟件服務能力、技術支持能力方面都可滿足智慧空間系統項目的要求。對智能化系統集成商來說,在原有的樓宇自控、綜合布線、智慧安防項目集成基礎上,增加了一項目智慧空間系統集成業務,原來的項目工作界面是建筑,而現在的項目工作界面是一個連續的空間。

一個現實的問題是,室內裝飾企業有可能從事智慧空間系統集成嗎,答案是可以的,但要通過智能化行業或者品牌廠商提供的專業培訓,具備智能化系統集成能力,才能提供相應的集成與運維服務。

千家視點:智慧空間系統集成新賽道

智慧空間系統和IBMS、EMS有區別

有一種質疑聲認為這種智慧空間系統不就是IBMS或者EMS里的一部分嘛,空間智能化所需要的智能配電、智能照明、電動窗簾、智能影音、智能家電、無線覆蓋、室內安防、雙碳能源管理、智能健康(養老)及AI交互以產品單元或者子系統形式都體現在整個樓宇建筑的智能化管理平臺里了,沒有必要單獨拿出來進入集成和運維服務了,千家視點認為,有三個主要原因讓智慧空間系統應該成為有別于建筑的IBMS/EMS而存在。

首先,服務用戶主體對象不一樣。整個建筑物的IBMS/EMS是以建筑物整體(及其業主/物業公司)為服務主體對象的,是以滿足整體的主要需求為目標的,建筑物內的單一空間要么沒有獨立的主體身份無法獲得個性化的需求服務,要么其需求等級是低于建筑物整體需求的,這種矛盾在雙碳、能源管理需求提出時會凸顯出來,不進行服務主體的區分和獨立的智慧空間管理服務,這種問題將無法解決。

第二、服務的顆粒度不一樣。在全屋智能家居領域,空間智能化服務已經不僅細分到各個功能空間(如餐廳、起居室、衛生間,我們稱為最后10米的智能化),甚至產品與服務的顆粒度到了以人在空間內的所有行為關聯的局部空間形態上了(最后1米的智能化),例如智慧茶臺、智能晾衣架、智能衣柜、智能馬桶等。而反觀建筑智能化領域,服務的顆粒度仍停留在大的功能分區(例如辦公區、接待區、會議室,最多才到最后10米智能化的范圍)。

今天,在室內的智能化服務領域,家居智能化是走在建筑智能化的前面的。當然,顆粒度越細也代表對整體的關注越少,智慧空間系統在一個智能建筑主體內,必須依托于更大的IBMS/EMS平臺,將獲得由其對空間提供的能源、空調、網絡等統一服務,大多數情況下,獨立服務都是相對的。

第三、智能場景服務的專業性不一樣。目前,只有在全屋智能家居領域,才有無比豐富的智能場景:回家模式、會客模式、閱讀模式、電影模式、浪漫模式……甚至當最熱鬧的GPT生成式人工智能與智能家居系統對接后,提供類人交流式的室內智慧環境的管理,這是智能家居在處理環境空間與人的生活工作關系上的重要突破。智能家居將主要的精力放在如何使用現有的智能化技術,提升環境空間給人帶來的靈活性、便利性、舒適性、安全性,同時提高工作效率、降低能源消耗和碳排放,為空間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技術支撐。可以說,智能家居的80%精力在關注人在空間內的行為與需求,而智能建筑80%在關注機電與智能化設備的運維情況。